謙眾國際法律事務所logo 謙眾國際法律事務所logo

BANNER
淺析美容服務人員之勞務關係適用
更新日期
刊登日期 2024 / 05 / 15

常見美髮、美甲等美容業經營者,依自身商業模式,與旗下人員美容服務人員如髮型設計師、美甲師等,有為不同性質之聘僱約定,例如有經營者約定其僅提供場地,而排班、向顧客提供美容服務,均由其設計師、美甲師等人員自行安排,自顧客收取之報酬或費用,再依美容業經營者與服務人員間之約定分拆。或有美容業經營者與美容服務人員間約定須依排班出勤、分擔場所內之行政或清潔工作之情況,則美容業經營者與髮型設計師、美甲師等美容服務人員間,應認定為僱傭關係或承攬關係?其間權利義務如何,實務上仍須依個案具體情況而定,尚不易一概而論。

民法第 482 條規定:「稱僱傭者,謂當事人約定,一方於一定或不定之期限內為他方服勞務,他方給付報酬之契約。」、勞動基準法(下稱勞基法)第 2 條第1項第6款規定:「勞動契約:指約定勞雇關係而具有從屬性之契約。」、勞動事件法第3條第1項第1款規定:「本法所稱勞工,係指下列之人:一、受僱人及其他基於從屬關係提供其勞動力而獲致報酬之人…」。

依上述規定,可知僱傭關係以勞動給付為契約目的,且勞工(受僱人)基於從屬地位,服從雇主之指揮監督,此與承攬、委任等契約關係有所不同。依我國法院實務藉判決理由之闡釋,進一步將「從屬性」區分為「人格上從屬性」、「經濟上從屬性」、「組織上從屬性」(註1)。是以,若美容服務人員須受美髮、美甲業等美容業經營者之指揮監督,被認定具有「從屬性」時,應認為其間為「僱傭關係」。

與美容業相關勞動爭訟案件中,由當事人主張或法院審理時提出探討之「從屬性」考量因素,經常包含:

1. 排班方式:
若美容服務人員可自行決定排班時間,有顧客預約才須到店服務,經營者未限制其工作時段,請假亦無庸經同意時,法院傾向肯認美容服務人員就勞務之提供,具有自主權,與業主間不具人格從屬性(註2)。反之,若美容服務人員須依經營者排定班表到勤,而不能自行支配及決定工作日期,且經同意始得請假,則法院多傾向認定其間具有人格從屬性(註3)。

2. 懲戒管理措施:
美容業經營者如對所屬美容服務人員設有相關懲戒管理措施時,是否得一律認為其與美容服務人員間具人格從屬性?個案間之認定結果仍有差異。有法院認為若經營者設有懲戒管理措施,例如規定美容服務人員不得遲到、擅自離開工作場所、拒絕接待顧客,否則會遭處申誡、記小過、扣薪等,應認定美容服務人員與經營者間具人格從屬性(註4)。亦有法院認為,經營者曾在LINE群組公告,若美容服務人員遭客訴每月達兩次時,整月業績扣一成,而經認定該公告內容涉及服務禮節、服務態度等規定,屬於基於企業經營,為維持美甲服務品質之水準所訂定之作業標準及規則,得解釋為屬於定作人對承攬人工作品質之約定,尚難據此公告認定兩造間為僱傭關係。另有法院認為經營者要求美容服務人員上班需要打卡,若有遲到、業務疏失、請假等情事時將扣薪,屬於承攬形態之事業體,為有效管理經營事業,經常約定之一般工作規則,故尚難據此認定兩造間為僱傭關係(註5)。就結論而言,應認為並非經營者一旦設有懲戒管理措施,即應認定美容服務人員與經營者間具人格從屬性。

3. 負擔行政事務:
個案中美甲師主張經營者要求店內人員配合將招牌收納到倉庫、輪流倒店內垃圾、打開店內香氛機等,而經判決認為該等事項僅屬多數成員共同維護承攬施作環境之分工,尚無法據此認定兩造間具人格從屬性(註6)。另有個案中,經營者要求美甲師除須提供美甲服務外,尚須依指示處理店內其他行政事務如:指導新進人員、構思行銷活動、採購備品等,經判決認定美甲師與業主間為僱傭關係(註7)。故若美容業經營者有要求美容服務人員負擔行政事務時,是否得認定其與美容服務人員間具人格從屬性,仍依個案而有異。

4. 自行準備工具:
個案中美容服務人員若係自行準備提供勞務之工具或用品,較可能被認為美容服務人員與業主間非屬僱傭關係(註8)。

5. 報酬計算:
個案中美容服務人員採業績抽成制,例如依承作顧客之服務金額,結算一定成數作為實際報酬者,則較多數判決肯認美容服務人員係為自己利益而勞動、自負業務成本風險,與一般勞工係領取固定薪資,加計各項獎金津貼,再依年資及考績評等而調整之計薪方式有所不同,故採「業績抽成制」之美容服務人員,與業主間應不具經濟上從屬性(註9)。

6. 獨立完成工作:
實務多數見解認為美容服務人員是否得獨力完成工作、或須與其他同事分工合作,來判斷是否納入美容業經營者之生產組織體系,例如:個案中之髮型設計師就達成成交件數,無須與其他人員共同配合,亦無隸屬於經營者之任何部門,且就工作時間、工作地點、工作內容及完成工作之方法均自行決定且獨力完成,無須服從經營者之指示,則美容服務人員與經營者間,實無組織上之從屬性可言。另有認為髮型設計師乃獨立之營業體,如其受其他設計師、助理提供工作協助,尚須另支付報酬,故其完成工作尚非必要與同事分工,故難認其有納入美容業經營者之組織體系,應認不具組織上從屬性。亦有個案中係由經營者統一接洽及安排顧客,然美甲師均係獨立完成工作,單獨計價,無需與其他人員分工合作,而若該美甲師拒絕接案,業主仍因有其他美甲師提供服務而得賺取固定拆帳金額,可見該美甲師與其他美甲師間並無分工合作關係存在,該美甲師與業主間不具組織上從屬性(註10)。 

7. 得否兼職:
若個案中之美容服務人員不須事先得到經營者同意,即得從事兼職,較可能被認為該美容服務人員與業主間非屬僱傭關係(註11)。

依上所述,美甲業、美髮業等美容業經營者與其美容服務人員間,究屬承攬或僱傭關係,仍須依個案中呈現之各種因素綜合考量,其中,採承攬關係之經營者所負擔之成本固然較低,但其須給予美容服務人員更大之彈性及自由,較無指揮監督權限,對於欲打造標準化服務流程、確保人力配置充足以提升商業營運效率及客戶評價之經營者而言,阻力可能較高。採僱傭關係之業主則須負擔較高之人事成本,但經營者對於大至營運方向,小至服務流程、出勤安排均得加以規定,要求美容人員遵守,因此各有優缺,經營者得依自身商業規劃及需求來選擇。

此外,當美容業經營者欲與美容服務人員採用承攬關係時,應特別留意與美容服務人員間之約定,是否符合承攬之內涵,若具有從屬性之因素,可能遭主管機關認定為係假承攬之名而行規避雇主責任之實而受裁罰,或於勞動爭議上遭認定仍須負相關雇主義務及責任。

[註釋]
1、最高法院96年度台上字第2630號民事判決
2、臺灣桃園地方法院111年度勞簡上字第4號民事判決、臺灣臺北地方法院110年度勞簡上字第31號民事判決
3、臺灣臺北地方法院111年度勞訴字第203號民事判決
4、臺灣臺北地方法院107年度北勞簡字第232號民事判決、臺灣高等法院高雄分院109年度勞上易字第40號民事判決
5、臺灣桃園地方法院111年度勞簡上字第4號民事判決、臺灣高等法院110年度勞上更一字第16號民事判決
6、臺灣桃園地方法院111年度勞簡上字第4號民事判決
7、臺灣臺北地方法院107年度北勞簡字第232號民事判決
8、臺灣桃園地方法院111年度勞簡上字第4號民事判決、臺灣高等法院110年度勞上更一字第16號民事判決
9、臺灣桃園地方法院111年度勞簡上字第4號民事判決、臺灣臺北地方法院110年度勞簡上字第31號民事判決
10、臺灣新北地方法院112年度勞訴字第67號民事判決、臺灣高等法院110年度勞上更一字第16號民事判決、臺灣桃園地方法院111年度勞簡上字第4號民事判決 
11、 臺灣高等法院110年度勞上更一字第16號民事判決、臺灣新北地方法院112年度勞訴字第67號民事判決

[相關法規]
民法第 482 條
勞動基準法第 2 條第1項第6款
勞動事件法第3條第1項第1款

常見美髮、美甲等美容業經營者,依自身商業模式,與旗下人員美容服務人員如髮型設計師、美甲師等,有為不同性質之聘僱約定,例如有經營者約定其僅提供場地,而排班、向顧客提供美容服務,均由其設計師、美甲師等人員自行安排,自顧客收取之報酬或費用,再依美容業經營者與服務人員間之約定分拆。或有美容業經營者與美容服務人員間約定須依排班出勤、分擔場所內之行政或清潔工作之情況,則美容業經營者與髮型設計師、美甲師等美容服務人員間,應認定為僱傭關係或承攬關係?其間權利義務如何,實務上仍須依個案具體情況而定,尚不易一概而論。